是角不是甪

这里角

安详

救命,我的钱包要不行了

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
本来计划着这个假期出去玩一次逛逛展子
结果到了七月的最后一天我还是miu钱

备忘录里那些梗和片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
我插个旗:我一定会写完的. jpg

尽量不香

腿一个无责任痛车梗
主角是我两个儿子关系如下↓↓↓

江西→丨←←←←←白银

一个大概八百年后也不会写的痛车
我在脑内已经爽过了
所以写出来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

接上面两人依靠在一起   上文我不会发出来的
我自己shele 反正也没人会看见www

“ ”江西说的   「」白银听到的
旁白为白银

白银因为陷入混乱开始有点神志不清
江西发现后扭头望向了他
“白银?……银 你怎么了”
「白银」
「我喜欢你」
不 觉是不会这么说的
“我再说一次,给我放手。”(瞪
「我喜欢你」
停下
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「银」
是中了幻术吗
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「没关系」
既然是幻境
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「我理解」

“         ”
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」
请原谅我的任性 仅此一次